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 > 神豪的普通人日常 > 001 他真的会跳

001 他真的会跳


  羊城。

  ...

  “你们看到没?今天早上皮泰大厦那里有人要跳楼呢。”

  “真的假的?”

  “不会是无良网红又在搞博眼球的表演吧?”

  “怎么可能?”

  “是真的,一个中年男人,好多人围观呢!”

  “.......”

  从地铁站到公司,一路上,陈宇听到身旁行人都在讨论皮泰大厦跳楼事件。

  这样的新闻,在这个浮躁而且高压的社会,屡见不鲜。

  作为一个被福报掏空的白领设计师,陈宇对这些事情不太关心。

  他既不皮泰集团的员工,也不是超级英雄。

  他只是个工作仅仅一年的社畜。

  公司楼下,停下共享单车,和往日一样,他在楼下早餐店买一张鸡蛋饼,一杯热豆浆,准备拿回办公室吃。

  “陈宇,陈宇,你能载我去一下皮泰中心大厦吗?很急很急...”

  陈宇提着早餐,在公司楼下停共享单车时,被一声急促的声音叫住。

  一扭头,就看到了飞奔而来的舒听南。

  舒听南是他们公司的设计部经理,陈宇的顶头上司,平时完全一副生人莫近的高冷脸,沉着稳重,举止优雅。

  这么一个高冷人设美女,此时却是一副慌慌张张、惊魂未定的模样。

  反差很大。

  看着她一副来不及解释的表情,陈宇也不含糊,抬腿跨上共享单车,说道:“上车。”

  载着舒听南,急行数十米,陈宇才问:“舒经理,怎么了?”

  舒听南情绪不太稳定,听到陈宇问话,停顿了半天,才说:“我爸去皮泰集团讨资了,本来以为没什么事,谁知道...哎...刚才接到电话,说我爸他爬在楼顶要跳楼...”

  语气里满是焦急与无奈。

  隐约带着一丝哭腔。

  皮泰集团是一家规模很大的互联网公司,主业是超级电视机。

  集团这些年发展迅猛,产业布局的非常广,涉足数十个领域,一定程度上很成功。

  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上周,皮泰集团旗下的皮泰财富出现逾期兑付。

  随后一周,讨薪之火烧遍全国。

  “你爸是存的理财还是工资未结?”陈宇问。

  “理财呢,重点是本金还不是我爸一个人的,是他很多朋友凑起来的,委托我爸一起理财。”舒听南无奈道。

  “多少钱?”

  “三十万。”

  陈宇松了一口气。

  三十万对他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坎,对舒听南这种经理级别的人来说,三十万很多,但绝不至于把她压的透不过气。

  感受到腰子两侧的衣服被舒听南拽的死死的,陈宇安慰道:

  “你别急,舒叔他或许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向皮泰施压,不会真跳的,过去劝劝就没事了。”

  假跳,常用套路而已。

  目的只有一个,达到既定目标。

  当然,谁也不会真的赌上自己的命,这样多得不偿失。

  “不是的,我爸真会跳。”

  舒听南摇头,腾出一只手擦了一下眼睛:“我爸一根筋,牛脾气,若今天拿不到退款,他会真跳的,我太了解他了...”

  不是吧?

  不至于吧?

  陈宇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安慰女孩子他没经验。

  除了埋头使劲蹬单车,别的忙都帮不上。

  到达皮泰中心,陈宇才发现舒听南早已眼睛红肿。

  自行车还没停稳,舒听南便冲进了人群。

  此时的皮泰中心大厦门口,站满了围观的群众。

  大厦门前站着一排保安。

  几个扛着照相机的媒体人穿梭在人群中。

  按理说,这应该是非常喧杂的一个场面,但此时,所有人都仰着头静望,一个个像被捏住脖子的鸭子。

  皮泰大厦八层,小平台围墙上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情绪激动。

  “先生,别激动,有话下来好好说。”

  “对啊,上面太危险了,先下来,一切好说。”

  “......”

  有人对着上面大喊。

  有人举着手机,不知是拍照,还是录像,仰或直播。

  有人怀着吃瓜的态度,饶有兴致地逗留在周围。

  见到舒听南和保安交涉了几句便进了大楼,陈宇也赶紧跟上。

  “不好意思,大楼不允许外人进入。”保安拦住陈宇。

  陈宇推开保安,唬着脸说:

  “滚啊,上面跳楼的那个是我老丈人,万一发生意外了你承担责任吗?”

  保安被将了一军,楞了一下,结果这一犹豫,就看到陈宇跟了进去。

  保安大厦八楼有一个裙楼小天台,陈宇和舒听南上来时,几个保安人员正在和站在围墙上的舒父隔空交涉。

  舒父背后,便是八层高空。

  摔下去,则粉身碎骨。

  “我说了,我现在就要拿回本金,一分不能少。”舒父情绪激动的咆哮。

  “舒先生,你先下来,我们正在和皮泰高层交涉,你们的本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们。”

  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打着官腔。

  “你少废话。”

  舒父吼止中年领导,暴跳如雷道:“你们说的,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信。九点整,拿不到钱我就跳下去,我说到做到,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去死的。”

  舒父的大幅度动作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在毫无保护措施的围墙上,任何一个小动作都可能会使舒爸跌落殒命。

  舒听南更是吓得忘记了和皮泰的人交涉。

  “爸,我求你了,你先下来,三十万我给你,你先下来,理财的三十万我负责帮你拿回来,我保证,你先下来行吗。”

  舒听南带着哭腔央求,那张绝美的瓜子脸上早已挂满泪珠。

  我见犹怜。

  天台上众人看到当事人女儿现身求情,顿时精神一振,在他们看来,这是转机的到来。

  可以打亲情牌。

  谁都不希望在这里闹出人命。

  “我不要你的钱,你滚回去,我就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钱。”

  舒父丝毫不买账,态度强硬。

  众人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顿时熄灭。

  舒听南别无他法,只能一遍一遍苦苦哀求。

  求她父亲下来,也求皮泰方还钱。

  但没有收获。

  她其实很清楚,这是个死局。

  皮泰公司到现在连一个高管都没有到场,在场的只是保安和消防员。

  这代表众泰公司根本无意妥协。

  而她父亲那边,她再清楚不过,拿不到钱,他真会跳。

  结局似乎从开始就注定。

  她恨自己没早点发现父亲有这方面想法。

  自责、愧疚、愤怒、悲愤、无奈...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挥霍着她的耐力和体力。

  终于,她精疲力尽地瘫坐在地上。

  一遍遍喃喃自语:

  “他真的会跳的,他真的会跳的...”

  陈宇看了看时间,无奈地摇了摇头。

  此情此景,爱莫能助。

  此时,8点50分钟,离舒父所说的九点只剩十分钟。

  留给大家的时间不多了。


  (https://sebring-cn.com/html/book/68554/68554888/7065041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sebring-cn.com。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sebrin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