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 > 无上皇主之对针对 > 第四章:佣兵之神

第四章:佣兵之神


  “排列队型,兄弟们这可能是我们血狼佣兵团最后一次任务,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活下去。”

  这一趟血狼佣兵团最精锐的人都被他带来了,共计二十三人且都是次神,这一仗败则全军覆没胜则坐享荣华富贵。

  黑袍下二十三双眼睛中各怀心思,但却没有一个心生胆怯,张御天开出的筹码高的吓人,就算战死妻儿也能得到巨大好处,他们加入雇佣兵终日过着刀尖舔血的日子,不就是为了妻儿吗?

  “誓死保护少主,苍狼不死,血狼不败。”

  众人立志气势不凡,云琸大笑长喝一声好后,一跃而起立在车厢上,用灵力激活四头血龙马的血脉之力,开启血盾。

  血狼佣兵团的众人,则要冲进密林为张御天开路,血龙马日行万里一生只能开启一次血盾,一但开启可追风逐日,但有个前提就是中途不能停下,因为一但停下就是生命的终结。

  密林中藏有百八十号人,都是零时从附近凑来的散修,他们看着冲过来人佣兵团众人很是不爽,来的时候可没说对面有这阵仗。领头人的人也傻眼了,云琸是半神这他是知道的,可这一堆次神是如何来的。

  “隐藏了,他们一定是有隐藏修为的宝物,上次在拍卖场可不是这样。”

  “闭嘴吧你,这点事都办不好。”

  领头人一脚把那人踢得老远,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站起圆润锃亮的头顶是那么一毛不拔,肥胖的身体配合上那比灌木丛略高的个子,让他看起来非常滑稽。人群中一个散修没忍住噗呲笑出了声,可接下他就变成了尸体。

  胖子长的确滑稽可他是神,他眯着眼背负双手淡淡道:“还有谁想笑。”

  没人能笑的出来,他们只知道队伍中有数名次神是胖子带来的,可没想到这胖子竟是神。

  如果说从控灵境到次神境是一道鸿沟话,那从半神到神就是一道天埑,这不仅要大量的资源还要惊人天赋,这种级别的高手只存在大家族中。在场的人都知道胖子这样的人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听着,不需要你们拼命拖住就好,现在立刻给我上。”

  两波人激战在一起,瞬间火光四溅呐喊连连,血狼佣兵团不一会就从中撕开一道缺口,散修终是散修就算有数名次神帮助也不堪大用。

  血龙马体内流淌的血脉被激活后,嘶吼中带着一丝龙吟,通身弥漫血气才见马蹄轻动,就以蹦射而出从刚撕裂的缺口中奔驰而过。

  “时间刚刚好,接下来只要突破他就好。”云琸长剑出鞘,眼神犀利风动身动剑动,将所学的剑法发挥到了极致。

  胖子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云琸那无数的剑法残影,手掌不经意的往身前一握。

  晃当一声,云琸的剑竟被他握在手中,张嘴一口大黄牙的胖子对云琸露出了渗人的笑容:“小伙子你和你的人都很不错,只可惜跟错了主子,大白天的蒙面这是有多怕见光啊,何不跟我!”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云琸冷哼弃剑重新回到车厢上,手上出现一双类似狼爪的手套,暗黑色的利刃上闪烁寒光,竟是一套神器。

  胖子看着这罕见的双神器眼神灼热,他收起了之前的傲慢,因为拥有这拳套的只有一人,那就是有着佣兵之神称号的狼王云琸

  “没想到你也来趟这浑水,怪不得突然多出这么多次神,你就不怕为血狼佣兵团引来灭顶之灾。”

  “只要我能护送张少回天荒,谁死谁生还犹未可知......战”

  话音刚落云琸便与胖子战在一起,之前只是他为隐藏身份藏拙,可知道面对是神级强者他没有选择。

  “疯子,你不要命了。”胖子破口大骂,这云琸竟在燃烧修为拼命想杀他,云琸是半神巅峰加上双神器如今在加上燃烧修为,把他压得死死的在打下去他非殒命不可。

  “血祭界限----苍狼噬月。”

  天空突现异像,一声狼嚎从云琸体内传出犹如刚从荒古苏醒,在他的身后出现一头体型巨大苍狼,眼中泛着红光张开血盆大口猛地向胖子吞噬而来。这就是云琸对胖子的回答,他不仅要命,还要他死。

  尘土散开胖子所在的地方,只留下几块残破的衣物和巨大的深坑。

  死了,云琸松了一口气,可突然想到什么,大叫道:“不好是土遁之术。”

  就在这时胖子猛地从土里钻出,嘴角带着血迹的他在笑,他出现在撵车正下方而云琸在车顶,来不急的张御天的命他要定了。

  云琸担心的事没有发生,胖子的确使用了土遁可莫名其名的到下了,也不知是死了还昏阙。

  “好险。”云琸长出一口气,心总算放了下来,想来前面已近没有埋伏了。

  可就在这时,云琸突然有种被监视的感觉,但细细查探之下却没有任何发现,“错觉吗?还是......”

  大槐树树洞中一只不起眼的甲虫注视着这飞驰而过的撵车,幼小身体中冒出丝丝黑气后,小腿猛蹬化作了飞灰。

  某处隐秘的地方,一位老者盘膝而坐正施展某种秘法,而他的身旁竟有着数位主神,他们神情严肃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消息。

  “如何?”

  一缕黑气飘入老者额头后,他疲惫的睁开眼复杂的看着询问之人缓缓摇头。

  “该死他果然在隐藏修为,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难道就要因为这个毛头小孩,而荒废我们的百年大计,这天荒城打底打不打。”七脉长老沉不起对众人大吼道。

  “吼什么吼,他张御天到底是不是毛头小孩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有本事你去把他给我杀了,我之一脉奉你为主。”四脉长老可不受这气当场就把七长老怼的哑口无言,因为他深知对方没有那胆量。

  “不敢去就别抽风,一把年纪还这么冲动也不嫌丢人,我都替你臊得慌。”

  “我这不是着急吗。”七长老皮笑肉不笑的尴尬解释

  六脉长老瞧着这对冤家,无奈叹气道:“好了,都别说了,我先给你们讲讲我看见的情况,要尽快做打算啊!”

  听完六长老说的话众人在次陷入沉默,据六长老所说由于有人保护,他们派去的人跟本没有试探出张御天的修为,不过他清晰地感知到了就在金胖子要得手的瞬间,撵车内有股恐怖的气息波动,在这后金胖子就莫名的到下,极有可能是张御天的手笔。

  “该死的血狼佣兵团,迟早给灭了。”五长老放下狠话后接着说道:“老虫子你能推测出张御天大致的修为吗?”

  “在之你我之上。”

  “比之骨峋如何。”

  “不好说,不过张御天的力量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

  听到这句话,几人都一阵毛骨悚然莫名的想起多年前年仅五岁的张御天,这孩子五岁那年莫名失踪,至到一年前才回来,这十多年的时间难道他还是他,从未改变吗?

  难道真的是天不佑我张家九脉,十多年前他们因为张御天的一句话被吓的畏手畏脚不敢反抗主脉,本想这张御天不会回来刚想要有所行动,可关键时刻张御天又回来了。虽然他回来后行事风格与五岁时相差甚远,但谁都不敢赌。

  要不是计划以进行大半无法收手,他们又监视张御天整整一年发现他还是没有修为,不然说什么也不启动计划,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九脉中诞生了一尊主神之上的强者。

  他们惧怕的是张御天的一种特殊能力,那种能力太可怕,就算是死他们也不愿体验第二次。

  家主寿元将近,又传出要把财产大权全交给张御天,他们的计划张御天五岁就已知道,他们不敢赌张御天接手财政后不会对他们下手,为今之计只有赌十多年后的今天张御天以丧失了那种逆天能力。

  事实上他们赌对了,现在的张御天的确没有那种能力,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张家家主早已把那把剑交给了张御天——那把用来粉碎张家九大分脉阴谋的生杀之剑。

  五人商量过后决定撤离这里前往断天谷,那里是张御天回天荒城的必经之路,因为借助探望家主的缘故,他们早已在那里布下伐仙魔阵,届时九大家主齐聚成王败寇各安天命。

  烈日当空血狼佣兵团众人正快速打扫着战场,这次交战他们陨落四人六人重伤,三人护送伤员离开后,剩下的十人准备追赶上云琸。但就在这时虚空重影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挡在了十人身前,那是个模糊的身影无论众人如何努力也看不清。

  他们还没来的急开口询问十人中有九人就瞬间爆成了血雾,仅剩的一人被一指点在眉心上,失去意识后也爆成了血雾。

  是搜魂

  那道模糊的身影好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轻蔑一笑说了一句终于找到你后,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另一边开启血盾的血龙马正朝断天崖方向全力奔去,天玄城到天荒城间隔七座城池路途遥远,经过几日的奔波饶是血龙马速度都开始减缓。

  遥望云端中那朦胧的两座巨峰,饶是云琸以看见过不下百次,但仍免不了心中震撼,两座巨峰像是两把绝世宝剑至天外而来切断了这一片天地,镇守在这里保护着身后的天荒地界,守护着天荒古城。

  一路走来云琸没有在遇到任何伏兵算是十分顺利,只要穿过断天崖他们就安全了。

  毕竟张家家主对张御天疼爱有加,对方在嚣张也不敢在天荒地界动手,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张御天还未苏醒。

  撵车内墨雨寒双手托着下巴,嘟着嘴一双似有星辰宇宙的双眸中闪烁着微光,她越看张御天越觉得古怪,这个少年竟会给她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好像在那见过。


  (https://sebring-cn.com/html/book/2/2728/647860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sebring-cn.com。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sebrin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