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 > 无上皇主之对针对 > 第五章:张御天苏醒

第五章:张御天苏醒


  “到底是在那见过呢?”她小声嘀咕着可就是想不起来

  算了不想了,当务之急是要拿那盒子才对,墨雨寒想到这里伸出她那纤纤玉手缓慢的朝张御天的储物袋挪动,可每当快碰到时她又缩了回来,就这样重复数次她也没能拿到储物袋。

  “啊!”墨雨寒咬牙气鼓鼓的样子很是可爱,她这几天都想拿储物袋都想疯了,可就是没拿。

  小雨寒啊,这几天你给他输了这么多仙力,还将珍贵的仙丹碎化后打入打体内,他不醒怪谁啊还不他自己,更何况你还帮他把那胖子打晕救他一命,拿点东西当报答怎么了。

  小雨寒啊,盒子中的东西绝世罕见,你才帮了他这么点事,怎么能当做报答,这样做是不对的。

  墨雨寒的心中有两个小精灵在正争吵,一个叫她拿一个不准她拿,一时间她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轻轻敲打自己的小脑瓜,摇摇头后再点点头,想了一会后墨雨寒做出最终决定。

  她那白嫩修长的手指再次来到张御天的床榻上,时而轻灵奔跑时而偷摸挪动。终于墨雨寒看着右手差一丝就要碰到储物袋,激动的用左手压在胸前,加油她在心中给自己打气后,咬着薄唇双眸闭合间猛得将储物袋攥在手中。

  “这个东西对我真的很重要,我父皇为了找它抛下了所有,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墨雨寒忧伤的语气中夹杂着对张御天的愧疚,在拍卖会上她看见张御天没拍到东西而昏阙时,她就知道这东西对于张御天的重要性。

  可她同样很需要,有了这个东西,他的父亲就会回来,母后就不会终日郁郁寡欢,天朝也不会因为没有主人而乱作一团。

  “原谅我好吗,我找到父皇把东西交给他后我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顿了一下,墨雨寒接着说道:“要不我带你走吧,去我们那里我救不了你,可我父皇一定可以。”

  说干就干一束白光瞬间将张御天笼罩,她想把张御天收入储物戒指中的玄晶冰棺中去,那是一件极品皇器可滋养灵魂对张御天好处多多,可就在墨雨寒要动手她竟听见心跳声那心跳不是她的也不车外云琸的,而是......

  “难道他要苏醒。”墨雨寒疑惑她之前如何救张御天都就不醒,如今储物袋被拿他就醒了

  怪不得会因为没拍到东西而昏阙,这是有原因的啊!墨雨寒调皮的贫了一句,就打算赶紧跑路。

  墨雨寒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突然鬼使神差的戳了一下张御天的脸:“我可不是白拿你的东西,我以后可是要回来找你的哦,保重小气鬼。”

  说着她拿出传送石就要离开,但是失败了,空间之石像是失效般碎了一地,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定......”

  这时撵车外的半空中,突然传出人声,这声音的主人只说了一个字,就压的古树折枝巨石开裂鸟兽陨血,这是言语威压离言出法随也仅有一步之遥。

  血龙马在这威压下早已没了呼吸,云琸内心掀起惊涛骇浪拼近全力抵挡,尽管骨骼被压得嘎嘎作响,单膝以嵌进地面,但凭借着顽强的意志他终是挺了过来。抬起头云琸死死地盯着半空,将涌到口腔的血艰难的吞了回去虚弱的说道:“前辈是谁,晚辈若有冒犯还请见谅。”

  虚空重影一个身影从中踏步而出,这人面容方正古朴,体型高大神色间透着股凶狠和对弱者的藐视,最关键是这人竟在空中行走每步都踏出了声音,他每走一步就离云琸更近一分,云琸心中那不受控制的恐惧也更深一分。

  “苍狼血脉,是个好苗子,不错真是不错。”来人是曾在天玄城被王强拦下的柳相臣,他看着云琸虽满眼赞赏可威压非但不减还在成倍增加,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云琸,要知道把天才扼杀在摇篮中可是他最大的乐趣。

  云琸在颤抖,身体好像好爆开般,他想开口可对方连说话的权力都给他剥夺。

  这股力量是主神境,还是传说中的仙呢?到头来还是没能保护好少主,不过救命之恩也算是还了一半,剩下的来世在报吧!

  云琸内心苦涩无奈的闭上双眼,不在反抗等待着死亡。

  一片晶莹透彻的雪花承着万千红霞悄然落地,紧接着地面刹那冰封千里,初起时只是寒冷次后来竟卷起磅礴大雪。白色精灵在这里欢快舞蹈,延绵千里的冰峰是它观众,一颗颗郁郁葱葱的冰雪古树拔地而起,树枝轻轻摇拽间为它编织天籁之音,它在冰河上滑行,在雪莲花瓣上轻语,在天幕的月亮上荡起了秋千。

  这是冰雪的世界,是它的世界,也是墨寒雨的世界。

  冰雪世界的出现卸去柳相臣施加在云琸身上的负面作用,认为自己要死的云琸在次睁眼时,看到的是一望无垠的冰雪世界,玉树银花玲珑剔透,这刹那形成的奇迹是他生的希望也是他从未见过的通天手段。

  “你要找的人是我,何必牵连他人。”撵车内传出似仙乐般动听的声音,墨雨寒走出撵车有些生气的说道。

  冰雪领域,柳相臣有些吃惊她没有想到墨雨寒的天赋如此惊人,领域竟到达了这等地步。

  话不投机用术法护住张御天和云琸后,墨雨寒借助领域的优势率先发起进攻,一瞬间各种神通术法层出不穷,看得一旁的云琸头皮发麻眼珠都要瞪出来。他无论都不敢想这一路与他们同行的妙龄少女会有如此恐怖如斯,不行我要赶快带着少主离开,回过神来的云琸艰难站起,踉跄地冲向撵车背起张御天就跑。

  云琸伤的太重背着张御天根本跑不了多远,而且这里是墨雨寒的领域中他更本跑不出去。张御天从云琸的背上滑落摔在地上,这已经是张御天第三次摔落下来了,云琸摊在地上在也不想动可他必须要动,因为身旁这个生死不明是少年在一年前救活他,现在是到他报恩的时候了。

  “啊......”云琸发出一声低吼,手指在地上拖出血痕,跪在地上缓慢地站起,可还没站稳又无力得跌倒在地上。

  身为一位七尺男儿最悲哀的莫过如此,云琸同躺在张御天躺在一起,眼神迷离的他想哭可哭不出。来泪水在他眼眶里打转,他想起他与张御天第一次见面的情景,这个天荒城公认的废人,以一人之身挡在了他身前,这才造就他的佣兵之神----狼王之称。

  “御天兄,你的大恩大得我这世恐怕是报不完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

  异变突生,一道银白色光柱至九天之上倾泻而下,完全无视冰雪领域直奔张御天而去,刹那融入张御天眉心中。

  正在与墨雨寒打斗的柳相臣突然打了个冷颤,那是从灵魂深处传出的恐惧。这光束出现的瞬间他只觉的头顶有双巨大的眼眸正盯着他,这双眼眸充满无情睥睨众生就算是他,在这眼眸下也不敢生出半点与之为敌的想法。

  “要报就这辈子,下辈子我很忙的。”醒来的张御天将云琸搀扶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云琸会把他的恩情看的如此之重,可笑他还一直防着对方用利益捆绑对方,想来云琸答应这次的合作并不全是为了丰厚的酬劳吧!

  张御天背向云琸单膝下跪示意他上来,“我昏迷时你未放弃我,现在到我背你了,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这个没有修为家伙有古怪,柳相臣分神观察张御天后,心中的杀意一发而不可收拾。这少年身上竟然有着势,那是一种有我无敌的大势,各大势力无数天骄都求而不得的东西,竟存在于这个没有修为的少年身上。

  张御天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过正在打架的两人,他背着云琸从容的行走在雪地里,不一会就来到领域的边缘。墨雨寒看着张御天心中有喜悦也有失落,他就这样走了吗?走了也好他一个没有修为的人也帮到我。

  冰雪领域在墨雨寒的控制下,在张御天的前方打开一道口子,张御天一脚踏出后又重新闭合上。

  出来后的张御天长叹口气,撒丫子就是一阵狂奔,那速度那幅度与之前的从容形成鲜明对比,把云琸都看傻了。

  不知跑了多远张御天才把云琸放下来,观察四周还比较安全后,他气喘吁吁对云琸说着他打算,云琸听后完后陷入沉默,因为张御天还要回去。

  张御天在领域之所以那般从容,只是为迷惑柳相臣让对方来估不准他,可对方也不傻子,等反应过来后定会追上来。张御天在柳相臣身上感受到很强的杀意,他深知对方不会放过他,既然如此又何必要逃,要知道他背着云琸无论如何是跑不过对方的。

  “这里离断天崖不算远,何不先回张家般救兵?”云琸想先支走张御天

  张御天苦涩道:“来不及了。”

  云琸知道他指的什么,“一定要去吗?”不忍张御天去送死的云琸在次劝阻,想让他先回天荒城,可奈何张御天态度坚决扭头就走。

  “是因为那个盒子吗,难道张家的财政大权还比不上个年年流拍的狗屁盒子。”

  云琸冲着张御天大吼:“你心思缜密,在发展张家经济的同时又全力帮助我建立血狼佣兵团,你在布局布一个很大局。”

  张御天听到身后传来的话,身形略作停顿。

  看见有用云琸心中一喜继续说道:“看得出来你是个有野心的人,难道你甘心自己的布局功亏一篑,甘心就这样去白白送死吗?”


  (https://sebring-cn.com/html/book/2/2728/647860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sebring-cn.com。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sebrin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