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无上皇主之对针对 > 第九章:天帝之子

第九章:天帝之子


  停止奔跑后张御天扭头看着远方那百米深坑,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好险...差点就挂了。”

  “那个...你...可不可以放开我的...手啊。”墨寒雨看向张御天时面色有些绯红。

  就在刚刚张御天打算使用血禁之术时,扩散过来的余波被莫名的力量化解,他刚后退就感收到似乎撞到了某种柔软之物,随着张御天嗅到那令人熟悉的体香,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竟忘了柳相臣以被他杀死,拉起墨雨寒撒丫子就是一阵狂奔......

  听见墨雨寒说的话,张御天老脸一红,连忙松开墨雨寒的玉手。

  他看她时双手紧握竟有些紧张,“你不是走了吗,知不知道你回来有多危险?”

  她像做错事的孩子不敢看他的眼睛,低头小声嘀咕道:“我没走。”

  他听见一楞手握的更紧,他看着她好像想对她说些什么,可有点忐忑。

  她也在看着他,好像在期待什么?

  可他依然没有开口。

  她转身正要离开,他突然拉住她的玉手。

  天地瞬间变的无比安静,仿佛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终于从嘴中崩出了几个字------可有...婚配?

  空气停止流动女子紧咬嘴唇摇摇头,一缕笑容绽放而出,黯淡了日月,惊艳了时光......

  天玄城城头王强望着张御天所在方向久久不语,身后之人终于忍不住开口:“殿主我们真不用去帮柳大人吗?”

  王强皱眉转身拍了拍他肩头道:“羽儿,这里没外人你就不用称呼我为殿主了。”

  “柳相臣那厮不听为父劝阻,在这里下手明显是没把我放在眼里,在则他们三人中没有一个是我们可以得罪的。”

  “这时过去帮谁都不妥,在等等看吧!”王强叹道。

  “对了,我让你去查的那个少年结果如何。”

  回父亲:“他是天荒城张家家主的孙子名叫张御天,据说他是个从小不能修炼的废物,至于那块令牌去查的人都消失了而且......”

  听到王羽有些犹豫,王强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沉声道:“而且什么?”

  “而且我派去的人消失后,但凡与他们有血脉联系之人都瞬间暴成血雾。”

  “一只大手从空间裂缝中伸出对我进行了搜魂,奇怪的是那人并没有杀我,还让我给父亲您带句话。”

  “什么话?”

  “权衡利弊,自己斟酌。”

  听见这话瞧见还心有余悸的儿子,王强也觉的疑惑他可不认识这种能撕裂空间的强者,还有张御天怎么会有那块令牌?

  他就快要揭开张御天与令牌的关系,可总觉的还差点什么?

  就在这时王强突然想起什么急切向王羽问道:“那把剑的来历查到没有?”

  “据说那把剑是张家的族宝,张家能成为天荒城三大家族之首和那把剑有着很大关系。”

  “不过张家家主却说那剑是张御天的父亲,留给张御天的遗物。”

  令牌,张御天,剑...王强觉的他离真相越来越近,可依然还差一条能把这一切串联起来的线。

  苦思冥想之时在张御天所在的位置,一股恐怖气息爆发天地黯淡似有龙吟声传来。

  第三次感受到这似曾相识的剑气,王强脑海轰得一下,所有线索联系了起来,陈年往事在次浮现心头。

  在很久以前王强作为天玄城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年仅三十实力就到半仙境界心高气傲的他,已经不满足于在这片贫瘠之地他想变的更强。

  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以不足以支撑他到达更高的境界,王强想走出这里到外面世界去闯荡。

  要想走出这里必须穿越那茫茫无边的十万大山,那是有着无数未知凶险和魔兽的恐怖之地,正是因为这无边的山脉隔断了这里与外界的联系。

  王强认为以他的修为可以走出去,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在他遭遇七阶魔兽剑齿狼王进攻命悬一线时,他这一生的恩人出现了。

  一位少年,手持三尺青锋从剑齿狼王口中把他救出,后来王强与那人相伴而行称兄道弟。

  那人看其相貌才年仅十六七岁,修为虽然与王强同在半仙镜但实力却甩了他好几条街。

  在这凶险无比之地,那人总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扭转乾坤,而他反而成为累赘,一路上被那人救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

  走出十万大山后那人并未嫌弃王强,邀请他一同闯荡。

  可龙出于海扶摇直上九万里,那人每到一处地方,总能搅动风雨挑动大势。

  随着时间推移王强发现环绕在那人身边的人,不是大家族少主就是各宗门天才,这些人都是他要仰望的存在更不用说那人。

  终于王强留下一封信后不辞而别,在之后王强听说那人成为这片天地最强的人后,离开了这片天地。

  本来王强觉得这生都无法再见到那人,可有一天那人在次出现在这片天地,找到王强说是想与他叙叙旧......

  想到这里位于天玄城城头的王强,终于知道了张御天的身份

  -----张御天是那人是子嗣,天帝之子。

  因为刚才散发出的恐怖剑气中,他感受到了一缕那人的气息。

  而那把剑是张御天父亲给他的遗物,当年那人就是在十万大山中出现的恰巧也姓张。

  他当初因为那人天赋恐怖,没敢往十万大山内部想,可现在看来那人就是出至天荒城张家。

  至于那块令牌他也想通了,当初张御天的父亲来找他是并非是自身一人前来,在他身旁还跟着俩个人。

  一个是星辰殿少殿主,他就是因为这人才成为万星殿殿主的。

  而另外一个则是一位身穿皇袍的男子,他一直不知这男子的身份。

  连想到王羽去查那令牌来历时,令牌的主人对王羽进行搜魂。

  最后却没有杀王羽还让他带话给自己带话,王强觉得现在他猜到了那皇袍男子的身份。

  这一瞬间王强感觉毛骨悚然,不觉的咽了咽口水。

  他没想到令牌的主人竟是当年他见过的皇袍男子,更没有想到的是那男子是身份竟是----不死天朝之主。

  一切都想通王强彻底觉悟,怪不得张御天会有神朝之主的令牌,怪不的没有杀王羽!

  这是因为我和张御天父亲的关系,看在张御天父亲的面子上才没有下的手啊!

  就在王强将这一切都理顺时,黯淡的天地重新恢复龙吟声消失。

  感受到柳相无的气息消失后,王羽十分担心连忙叫王强去帮忙。

  因为柳相臣是他父亲带来的,柳相臣一但身死他身后之人震怒他父亲不死也要脱层皮。

  王强不为所动对着王羽喝道:“给我跪下。”

  “父亲”王羽尽管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还记的为父给你说是那位恩人吗?”

  “父亲说过没有那位恩人就没有今天的您,我一直没敢忘记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报恩。”

  “好,现在我要你以道心起誓永远效忠于张御天,生生世世永不背叛。”

  “张御天......为什么?”王羽不解

  张御天就是那位恩人的儿子,为父这一生欠那人太多可苦于实力太弱无法报恩,好在上天待我不薄让我遇见了他的儿子......

  扶起发完誓的王羽,王强一脸慈爱的看着他:“孩子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恨,恨我不敢公开你是我的关系。”

  从你很小时,我就严苛要求你希望你成为强者,为父这万星殿殿主之位来的太容易,有多少人都在等着我出纰漏好把我赶下这个位置。

  这些年来我费尽心机把你提到副殿主的位置,就是怕有朝一日我陨落后别人知道你是我子嗣,会对你下杀手。

  以后好好跟着张御天,相信为父我是不会害你的.....

  本来刚开始听着王强说王羽还有点感动,可听着听着王羽突然觉得气氛有点不对,有点像遗言。

  “父亲...你...”


  (https://sebring-cn.com/html/book/2/2728/647373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sebring-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sebring-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