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 > 无上皇主之对针对 > 第十七章:绝杀剑

第十七章:绝杀剑


  话为说完,屋顶轰然发出巨响露出个大洞,那一剑贴着七长老侧脸呼啸而过,惊得他冷汗直流。

  皓月当空,残影如电如虹,刹那出现在七长老身前,还不待他瞧清来者面容,就被打得节节败退。

  由死亡之力催动千绝剑意,所凝聚而来的绝杀剑,不但攻伐霸道还弥漫着恐怖的死亡之力,每一次挥动都引得虚空颤动,剥夺敌人寿命于无形中。

  在配合十绝裂魂步,此时的张御天更本不是七长老可以匹敌的,无数的残影看得他眼花缭乱,直至他手忙脚乱身负重伤,至到张御天那避无可避的绝杀剑,直击他的心脏而去。

  剑过身陨,一只甲虫随着剑的拔出,化作一缕黑烟消散殆尽。

  眉头微皱,张御天撇见门外那刹那消失的身影,并未去追眼下云琸伤势才是最重要的。

  不远处六脉长老看后方并未有人追来,怒视着七长老很是无奈,几颗丹药下肚他猛地喷出一大口黑血。

  “不要紧吧?”

  “还死不了,只是心疼我那替死甲虫,那可是我养了整整十年的啊!

  “这事怪我,回去后会我补偿你的,先把这几颗丹药吃了吧,魂蛊的伤会好得快点。”

  六长老并未接下丹药,他撇向七长老有些担心:“还是先管好你自己把,你那伤口处的黑气看上去诡异的很。”

  七长老沉默,良久后面色沉重的问道:“看清脸没。”

  “太快了,根本看不清。”七长老摇头叹气:“不过,我能感受到那人很年轻,估计就像......”

  “像张御天那般年纪。”不待六长老说完七长老便道出他心中所想。

  两人对视,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张御天的实力一天不暴露,他们便要整日提心吊胆。

  “有可能是他吗?”

  “但愿不是吧,不然的话,我们的计划只能在往后推了。”

  血狼佣兵团内,所有人都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所震惊,但更震惊的还在后面,当神秘人转过身面对他们时,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出现他们的视线里。

  “诸位,我回来了。”

  张御天,望着眼前之人云琸心中大喜。那一战所发出的能量波动太过强大,他怎么都没想到张御天能活着回来。

  他竟然如此强大,这恐怖的实力,整个天荒城能与之匹敌的怕是没几个了。

  我果然没看错人。

  “你我之间不必行礼。”

  瞧见云琸的动作张御天急忙阻止,随即掏出丹瓶将丹药递给他,之后又分别递给其他人。

  这丹药价格高昂,也就他能拿的出手,虽然贵但疗伤效果却是极好。

  知道帮中的伤亡情况后,张御天告知所有人要将血狼帮划入他的势力范围,并在明天他的成人礼上对外宣布。

  这是对血狼佣兵团的保护,有张家做靠山只要张御天不死就没人能动他们,云琸心中清楚这一点,还主动提出要将血狼的大权交给张御天。

  听着这话众人吃惊的同时心中一凝,他们虽然以猜测到云琸同张御天的关系,绝不止雇佣那般简单,可万万没想到云琸会主动臣服于张御天。

  要知道划入势力范围,和掌握血狼佣兵团更本不是一个概念。

  张御天拒绝了,血狼佣兵团能有今天这般规模,离不开他不断的在暗中出力,之所以他一直都没露面,一是怕因为自己波及到佣兵团,二则是他完全信任云琸。

  权力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还是人心。

  云琸是整个血狼佣兵团的灵魂所在,佣兵团不能失去他,只要云琸不背叛自己,那这权力握在谁手上都无关紧要。

  我还有一事需要你们去准备一下,我要把血狼佣兵团打造成,天荒九域中最强的佣兵团......”

  “最强......”待张御天离开后,众人喃喃自语。

  “对,你们没听错,就是最强。”

  透过屋顶大洞,凝视着璀璨群星的云琸知道张御天这把绝世宝剑终是要出鞘了,他猜不出张御天计划,但他知道明天整个张家都会因为张御天而震惊。

  长发飞舞撩过圆月,使得发丝间那抹惨白无处藏身,张御天孤独身影好像能与黑暗融为一体,站在家族最高建筑上的他,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成人礼,还真是讽刺。”

  这一年中我为了活下去,忍辱负重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续命,到头来竟只多得了半年寿命而已。

  父亲唯一的遗物消散,她也因为我肉身破碎生死不明,半年而已真的值得吗?

  想到刚才那短暂的出手,就消耗了数天寿命之多,张御天不禁双拳紧握,但不一会双眸就重新绽放光芒。

  这次出行能遇见她本就是我最大的幸运。

  更何况前世身的馈赠让我获得了三大杀招。我一定会想办法活下去,斩破这躯壳的束缚,变强变得更强,我会带无上尊荣找回你,守护你。

  想起墨雨寒的张御天,像是找到了灵魂的归属,眼神变的越发坚定。

  次日一个不速之客,踏着桀骜不逊的步伐,出现在张御天的庭院中。

  “张御天那废物呢,叫他滚出来,我要见他。”

  张剑面露嘲讽,他受命而来只要能将这庭院中的几个下人,在张御天的眼皮下全部调离为他所用,那张御天在今天的成人礼上就别想得到张家的财政大权。

  声音传入房中,听见这狂妄的话语,张御天竟诡异的笑了。

  门外叫嚣之人是他二叔的子嗣,他名义上的表弟,此人心胸狭窄无恶不作是张家年轻一辈中最大的毒瘤,也是张御天唯一的敌人。

  这畜生有一次竟想当众轻薄一位小丫头,正巧路过的他忍无可忍后终是出手了,虽然保住了那丫头,但也因此与张剑结下仇怨。

  冲冠一怒为红颜说的就是他这种楞头青,一时出头一时爽,心中的苦只有他自己知道。

  从那以后但凡张御天去经营家族生意,回来时必定是鼻青脸肿,张家所有人都认为他不会善罢甘休,甚至还有人偷偷跑去告诉张御天是张剑所为,可却迟迟等不到张御天的表态。

  其实张御天那能不知道是张剑所为,但他没有这个世界的记忆又不能修炼,所以那时的他选择了隐忍,而且一忍就是整整一年。

  


  (https://sebring-cn.com/html/book/2/2728/6468483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sebring-cn.com。凯时官方彩票下载app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sebring-cn.com